第二、流动性企稳的支撑。

“我认为特朗普总统周围的这些人很坏,在委内瑞拉政策上给他提供的建议也很坏。”马杜罗说。